我穿越到1919年5月4日,该对他们说些什么??

2019-06-14  来自: 肉牛养殖

我穿越到1919年5月4日,该对他们说些什么?

  端午节的时候,一位粉丝给我寄来了一部时光机器。

  我折腾了半天,颠来倒去,折腾不出个所以然了。   我把机器表盘上的五颗按钮推来推去,忽然之间,咔嚓一声,一道光芒闪过,轰隆隆的雷声在耳边响起,如历史的车轮从虚空中碾来。

我如一缕尘埃般,被卷入了时空长河之中,那河水鲜红如血,我在其中浮浮沉沉,似要堕入黑暗,忽然间,一双手抓住了我,我回头望去,一个头戴八角帽的军人,面孔既模糊又清晰,他两只手把我托起来,张开嘴在喊着什么,于是无数张面孔,从河水中浮起,无数双手,从血河中伸出,把我整个人托了起来,推开了去......远离了鲜血和黑暗。   当我脚踏实地,恢复了感官,惊魂甫定,却发现站在一群年轻的学生当中,他们举着横幅、举着旗帜、一个个穿着上个世纪的学生制服,满脸悲愤,我清楚地看到,那横幅上写着:  【外争主权,内除国贼。

】    我恍惚了几秒钟,忽然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,我穿越到了100年前了,他们正在激烈争吵着,一位学生领袖模样的人喊道:国家都要亡了,我们还躲在书斋中做什么另外一个学生争辩道:  【我们出去抗议又有什么用我们抗议了,送掉性命了,民众就能支持我们吗国家就能不亡吗列强如此强大,政府如此无能,孙先生革命过,努力过,可是有什么用还不是换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!国家蒙受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和耻辱】  不,我本能地吼道:我们的国家不会亡!  你怎么知道  我就是知道!我们最终会胜利  几乎所有人都转身看着我,我这才发现,自己站在一个类似于临时演讲台的中央,面对着无数人的眼光,他们年轻、真诚、热血、天真、激烈.....我心里堵了很多很多的话想和他们说,我想打开手机,给他们看我们的航母、高铁、卫星、导弹、中国天眼......那些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事情,我很想给他们播放一段视频,那是1949年天安门城楼上的一段视频。

我很想告诉他们我们胜利了,他们胜利了,山河仍在,国泰民安。

  但作为一个穿越者,我无从说起,说了他们也未必相信。 但我同样知道,此时,我若不说点什么,当他们从这道校门走出去,很多人就未必会回来,此后的数十年,他们年轻的生命,他们的热血、他们的理想,都将融入到那条鲜血般的历史长河中.....我再也没有机会对他们说什么了。   我双手按了按,对他们说:  诸君,诸君,听我一言,我们走出这道门,是要去做什么  外争主权,内除国贼。   谁是国贼  巴黎和会外交失败,丢掉山东青岛的北洋政府,政府官僚,都是国贼!  诸君,诸君,据我所知,我们的政府代表并没有在《凡尔赛和约》上签字,但是,我们签不签字,都无法改变列强们的决定!你们说的对,国贼是北洋政府,但并不是因为他们卖国,他们不敢堂而皇之卖国,而是因为他们无能!无能就是最大的罪过!  诸君,想必你们都听过陈天华前辈的一首歌,叫做《猛回头》,里面写道这朝廷,原是个,名存实亡!替洋人,做一个,守土官长。

这政府其实和满清的朝廷没有区别,因为他们都是洋人的守土官长,是列强的代理人,是西方的买办,所以他们,硬不起来。

  如今这天下号称民国,但却是军阀的天下,徐世昌号称总统,不过是军阀割据中的一介傀儡而已。 奉系张作霖背后是日本人,皖系段祺瑞背后也是日本人,直系的冯国璋,背后是英国和美国,西南的滇系、桂系,背后是法国人。 他们打来打去,谈来谈去,都是给洋人效力,做洋人的提线木偶,为虎作伥!这些军阀,这等政府,是不可能代表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的。   诸君,我们此次抗议、游行,是为了这个国家,不惜生命!但不应当只靠一腔热血和赤子之心,我们应当有我们的目标和追求!有我们理性的思考我们到底要什么  我们和列强相比,输在哪里是枪吗是炮吗是人吗都不是,是统一的国家,有理想有组织力的政党,不被列强控制的工业和经济,真正代表国家利益的政府,以及万众一心的人民。

  今天,今天,我们没法完成这么伟大的任务!  这是个漫长的过程,我们没有办法毕其功于一役,我们只能努力去做,不问前程,我们很年轻,在这个艰苦而危险的过程中,我们很多人会牺牲,会失败,会丢掉信仰,会走了弯路,我们可能付出了一切,却在历史的长河中掀不起半点浪花,在史书中留不下名字,甚至留下的是骂名......  同学们渐渐安静下来,我穿越者的光环,似乎正在发挥作用,让大家开始冷静思考我的演讲。   我们走出这道门,就有可能和老师、同学、家人决裂,就有可能和心爱的人生离死别。 我们日后选择的这条道路,很可能被人误解、谩骂、侮辱......我们可能会肉体毁灭、身败名裂,到了后世,那些坏人蠢人,依旧会想方设法在我们的墓碑上堆满垃圾,歪曲我们的本来面目,或许几百年后,我们依然得不到理解.......  漫说胜利遥遥无期,就算是胜利了,你们绝大部分人也看不到!  诸君,如果是这样,你们还愿意吗  他们静静地看着我,仿佛第一次听到这些话,然后一个扎着双马尾辫子的女孩说:我愿意。 然后,零零散散的声音响起:我愿意,哪怕死了,哪怕没有人理解,我还是愿意!  如果是我们错了呢  那也愿意,不试试,怎么知道对错。   我们愿意!,异口同声,像春雷般炸响,他们推开我的身体,鱼贯而出,走出了那道校门,门外影影绰绰都是荷枪实弹的军警,他们扬起手臂,挥舞着横幅和旗帜,高喊着:外争主权,内除国贼。

    我被人流挟裹着往前走,恍惚中,一个毛头小伙子问我:兄弟,我们将来真的能胜利吗  我们真的胜利了,我们有着统一的国家,强有力的、代表人民的政党,我们举办了奥运会、世博会,我们有了大飞机,有比现在飞机还快的火车,我们有了航母,我们有了世界上最强大的驱逐舰,我们的导弹,叫做东风快递,能够打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,连美国人都害怕的......我们那个世界,没有军阀,没有地主,卖国贼和买办没有生存之地,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,工人、农民、学生、老师、学者都是劳动者,官员都是公仆,是人民的服务者,警察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......那个世界很安全,你们晚上12点在北京的街头吃烤串.......  那小伙子眯着眼睛,满脸向往的神情:真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啊!  他拍拍我的肩膀:如果我能活到那一天,一定在北京街头请你吃烤串。   创意来自2019年高考全国二卷语文作文题:  《1919年5月4日,在学生集会上的演讲稿》。

端午节的时候,一位粉丝给我寄来了一部时光机器。 我折腾了半天,颠来倒去,折腾不出个所以然了。 我把机器表盘上的五颗按钮推来推去,忽然之间,咔嚓一声,一道光芒闪过,轰隆隆

CopyRight ? 版权所有: 肉牛养殖